新书上架
   
  • 兔子的马蹄
  • 红色在唱歌
  • 不可思议先生...
  • 风筝是会飞的鱼
  • 世界城市寻宝...
  • 我的七种小情绪
五星好书
   
  • 兔子的马蹄
  • 红色在唱歌
  • 不可思议先生...
  • 世界城市寻宝...
  • 我的七种小情绪
  • 你会为别人着想吗?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首页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陈思呈:成为自己,就能听到琴声
作者:皮克布克 发布时间:2021-06-15 12:39:59
分享到:



        摘要:彼得·雷诺兹的作品总是充满了对孩子的理解和呵护,无论是《我爱美术馆》还是《点》《味儿》总是鼓励孩子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在2016年新作《心底的琴声》中,彼得·雷诺兹凭借其独特的水彩画风和精心铺陈的叙事,讲述了一个带有自传色彩的小故事。故事中那个因乐趣而敲响琴键、因束缚而放弃音乐、因亲情而再现心底琴声的主人公,既是雷诺兹也是每一个有类似经历的孩子和成年人。这本立足日常生活却直指艺术教育本质的图画书,值得向成长中的孩子和望子成龙成凤的父母推荐。 



        起初,拉杰还是一个小小顽童,我们从绘本的第一幅画中可以看出他的淘气和他的活力:

        家里四散着模型、皮球、玩偶,拉杰走在父亲身边,姿势洋洋得意,像我们都曾经有过的那样——无忧得不可一世。我们都曾在童年当过不可一世的国王,此时的拉杰就是。

         国王有最饱满的“自我”,他的自信使他顾盼自雄、无所禁忌。所以当拉杰无意将家里的钢琴打开时,他信手开弹。



        此时的拉杰,双脚尚不能踩到踏板,可是他的双臂在琴键上大大地张开,肩膀耸起,那是多么纵情、多么豪迈的动作,仿佛想去拥抱他自己的创造

         拉杰长大些,脚能碰到延音踏板了。他仍然纵情地弹琴,脸上的表情仍然陶醉,不同的是,他开始能够把这些音符汇聚成一首歌。



        这个旋律令拉杰的父亲吃惊了:“儿子没上过一节钢琴课却能弹奏得如此美妙!”

        在这里,故事发生了转折,拉杰的父亲给拉杰请来了一个钢琴老师,从此之后,我们在画面上看不到拉杰那种国王似的、顾盼自雄的表情了。画家给我们展示的是拉杰的背影,或者远远的练琴的侧影。拉杰练得很认真,但越来越疲倦,最后,他疲劳地趴在钢琴上,“连看一眼钢琴都令他精疲力竭。”



        这一天是怎么到来的呢?如果细细回忆,大概我们每个人都曾有那样的一天,也就是失去最自然的那个“自己”的一天。

        比如说,当我们开始不自觉地取悦他人、依附集体,当我们轻视自己的心、嘲笑它的柔软,我们似乎在成长,但其实不是的,我们只是把那个鲜明欲滴的自己模糊掉罢了。

        那么,这一天又是如何被我们意识到的呢?在这个绘本中,是拉杰得知爸爸生病的那一天。“告诉我爸爸,我马上回家!”这平淡的一句话,后面是什么样的惊涛骇浪,读者们不妨想象一下。爸爸的病,显然不是普通的病,而生活,总是需要这样的意外,来将它强制性地中止一下,像河中的礁石将流水拦截。

        一个病中的人是最怀旧的人,也许是因为他看到了生命的尽头,同时也看到了生命的源起,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一个病中的人是最愿意回到心灵的人,因为他的生活里光环所剩无多。而这份朴素和回归,同样也会出现在陪伴他的人身上,尤其是心心相印的至亲。

        所以,此时的拉杰是一个重新找到自己的人。

        所以,当拉杰问自己能做什么让爸爸舒服些时,爸爸请他弹那首没有名字的曲子。

        那是拉杰很小的时候、在爸爸旁边耀武扬威走着的童年时光里,拉杰自己创造出来的曲子。现在,在垂垂老矣的父亲的病床边,拉杰再次弹起这首曲子,时光像箭一样向他射来。他“一头扎进那个很多年没再去过的地方”。



       这琴声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真正的音乐。真正的音乐,就是这样发自内心的琴声,而非经过训练和学习之后模仿出来的曲子,正如散文家鲍尔吉·原野对真正的歌唱的描述:“我们为什么要唱歌呢?那是表达生活的独有的语言系统,就像骨髓里的东西和血管里的东西一样,它们是独特的存在。我们为什么要歌唱呢?因为我们要给心灵一个述说的机会。只有心灵的述说才是歌唱。”

        这琴声同时还意味着一个人最本真的自己—最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自己。它不是经由老师教出来的。为什么拉杰在接受钢琴老师的训练之后,没有这样的幸福,反而精疲力竭?

       为什么爸爸只想听到拉杰最初的创造?因为,训练后的演奏就不再是那个不可复制的拉杰了。只有在这最初的创造中,拉杰才能“成为自己”。

       这个“自然”的自己,用顾城的话说,并不是自然界。“这个‘自’说的是自己,万物都有它的自己;‘然’在中国古文中作同意讲。‘然否’‘然’就是这样。这是个非常平静的同意的态度:我同意我是这样的,我并不要求超乎于我的东西。

       就像惠特曼说的那样:从此我再不要求幸福,我就是幸福,我再不仰望那些星星,我知道它们的位置十分合适

       中国的禅语说:云在青天,水在瓶。就是万物各归其所,一切自有它们的归宿、来源和本性。”性命相合,各归其所。而此时,老去的父亲和久违的拉杰,坐在一起,听到发自心底的音乐他们,正得其所,他们,性命相合。


       【编者按】作者通过这本书是要给人们一个善意而真诚的提醒,把它献给音乐学童、家长、老师以及所有向往艺术却被条条框框束缚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