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
   
  • 日记背后的历...
  • 日记背后的历...
  • 日记背后的历...
  • 日记背后的历...
  • 日记背后的历...
  • 日记背后的历...
五星好书
   
  • 鸭子骑车记
  • 小鼹鼠嘉宝
  • 我们的妈妈在哪里
  • 毛头小鹰
  • 淘气包马小跳...
  • 淘气包马小跳...
绘本赏析资料库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首页 ->绘本赏析资料库
让孩子知道面对危机时要冷静
作者:皮克布克 发布时间:2019-02-27 15:48:16
分享到:



摘要:《万娅和野兽》小兔子万娅自己出门玩,美丽的景致让他忘了该留意回家的路,结果万娅迷路了!在寻找回家的路上,他不得不与狐、狼、熊等野兽同行。但是万娅冷静面对,终于能逃脱危险平安到家。

 

这本书的画家是薛蓝•约纳科维奇,一位充满学院派气息的艺术家。他出生于1960年代的萨格勒布,1980年代赴意大利米兰学习艺术,在那个充满古典主义韵味的国家里经历了严格的专业训练,从而奠定了扎实的绘画基础。他并没有像那些依赖灵感的画家那样一鸣惊人,早早被世人瞩目,而是不紧不慢地建造自己的视觉世界,悠游于诸多领域 --- 绘画、雕塑、插图、海报设计、漫画、童书,甚至动画。当别人苦恼于灵感的转瞬即逝时,他则以一种成熟的姿态和绵绵不断的创造力骄傲地进入了大家的视线。荣誉与奖项围绕着他闪耀,但他依然“不务正业”,也许他更在意的是创造的快乐,而全面的能力和独特高贵的气息更让他在一切面前游刃有余

  


《万娅和野兽》的色彩充满了古典气质,浓郁的红色、干净的白色、洗练的宝石绿、优雅的灰色、干脆利落的黑色,色调统一,典雅大气,为我们描画出一个壮阔的欧洲山林美景。不过这样的色彩搭配其实并不少见,在重视客观观察事物的大量欧洲古典绘画中,我们经常可以找到:古罗马学者披着红色的袍子,后面是白色的罗马柱,旁边有灰绿色的植物……这种色彩体系被一代代欧洲画家推翻、学习,再推翻、再学习,于反复中传承,到印象派时几乎达到顶峰。即便是今天,学院中仍有许多的学子痴迷于这种色彩气质,作为源头的意大利更是如此,不过要能达到纯熟把握就要看天份了。薛蓝显然是个中翘楚,我们可以看看他对宝蓝色的使用。本书中的宝蓝色其实用得很少,经常是在不起眼的地方,看上去漫不经心,却总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使整幅画面来了精神。比如第6页树干的背光部分,第11页狼身后远处的树干,第15页狐狸身下的影子等等。我们可以尝试将这些宝蓝色都找出来,然后用想象将它们去掉,你会突然发现它们虽然比重如此之微弱,却在色调整个的对比与统一的平衡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多一点儿太俏少一点儿太闷,古典气质所推崇的和谐美强调的其实就是这种分寸的把握,而薛蓝早已把它们融入血液了。

  


在色调的节奏方面,薛蓝同样老练,调动着全书的情绪此起彼伏。故事开始时,整幅画是明亮的秋天的橘黄色调,而狐狸一出场画面马上转入忧郁的粉绿,问题暂时缓解,又恢复先前的橘色,但动物们都以阴影的方式处理,地上也是一抹浓重的黑,暗示出万娅内在的焦虑。再往后画面进入安静的灰调子,是伏笔也是铺垫,因为紧接着就是一个明暗对比强烈的画面,万娅遇到了大麻烦,来了一群强盗。随后色调转成浓郁的红,万娅想到点子并顺利实施时,画面又变回了愉悦而明亮的橘黄。不过狡猾的狐狸怎么会轻易放过万娅呢?一大块篱笆的灰色把远处秋天明黄的色调又拉了下来,现在需要的是屏住呼吸,因为等待我们的马上就是故事的最高潮了, 波波凶猛出场,强烈的翠绿和红色对比,让情绪跳到最高点。纵观全书,橘黄是整个故事的基调,但通常作者容易因为传统绘画习惯,比较重视单张画面的色调,而忽略了对全书色彩线索的整体考量,或者由于基本功不够扎实只是可以熟练处理某一两种色调关系,这在图画书创作中比较容易使整本书节奏紊乱或者单调。薛蓝显然是身经百战的,他有意识地根据故事进展给画面安排不同力度,色彩感觉既统一,局部又有强烈戏剧性,在各色调中自由穿行,不愠不火,显示了技巧方面强大的控制力。

  


《万娅和野兽》这本书在绘画技法方面也值得一提。薛蓝这次使用的颜色比较厚重,经常是多层颜色叠加,比如他先画一遍橘红底色,然后再用毛质较硬的刷子在上面覆盖其他颜色,下层的橘红色在很多笔刷的痕迹中显现出来,有的时候为了增加底层颜色份量,画家还特别采用刮擦的方法来处理。这种技法使颜色的表现非常自然,颜色间的混合变化多端,也富有肌理美感。而在白色的处理上,薛蓝使用的是涂白的方式。白色是许多画家非常重视的部分,它在画面空间的分配上非常重要,可以使画面更加透气有意境,是最宝贵的颜色之一。很多画家在处理白的时候喜爱采用留白的方法,尤其是大面积的白,这种方法可以获得真正“空”的空间,涂白则可能由于处理不好而显得太实,失去了白的意境,所以经常只是用在比较小的区域,比如高光。但薛蓝的涂白并不忌讳大小,而且非常灵活,除了有像前文所说的透色效果外,笔触变化、厚薄变化、肌理变化都兼而有之,所以白色部分显得很有灵性。比如第6至7页画面,薛蓝在天空中用了薄薄一层白色,笔触自由,非常轻松写意,混合出时深时浅的奶黄色天空效果;而第9页远处一片白则涂得很厚实,仿佛一片沉重的云堵在天空中。更有意思的是,薛蓝有时候故意将白色画得非常厚,比如第8页狐狸的周围、第16页强盗们的周围、第22页的天空,这样等到颜料干燥时就会自然开裂又漏出底色的橘黄,充满了别开生面的效果,非常生动有趣

  


不过图画书创作并非扎实的基本功和高超的技巧就足以支撑的,学院派中也有许多僵死的画家。万娅的造型不再是那种传统的模式化的可爱动物,而成了几笔放肆的涂鸦;而野兽出现的时候,画家耐心而快乐地雕琢着那一串串雪白的小牙齿,看起来还真的蛮刺激的;大狗波波更没有被塑造成帮助主人公脱险的人性化形象,它只是一只野性十足的大狗,甚至比其他野兽更可怕。严谨的训练并没有掩盖和驯化薛蓝的顽童性情,而是变本加厉以更高阶的形态出现。意大利的学校教会了他调色和构图,但并没有把他变成意大利人,也许这是因为他来自骄傲的萨格勒布,这是铁托的城市,这里诞生了动画史上曾经最富创新精神的“萨格勒布学派”,这里有张扬着狂野气质的南斯拉夫电影,这里的艺术家看起来更像大小孩儿。故事的结尾,万娅和看起来画得有点儿拙劣的爸爸交谈着,远处是暗红得有点儿躁动的森林和黑得又如此神秘的夜空,这味道哪里像安详的童话故事结尾,但斑驳的笔触中透出隐隐的不安更让我们沉醉与着迷。

 

【编者按】故事情节的设置对孩子安全教育方面有着很高的教育意义,在遇到众多危险的对象都试图要伤害自己的时候,如何应对并逃跑,需要引导孩子去进行深入思考和探索。故事的内容也能让孩子知道落单的危险。如果孩子离开父母身边,很容易让坏人有机可乘。所以在外面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紧紧跟在家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