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
   
  • 用什么做的呀?
  • 滚妈妈的一天
  • 想象力与心...
  • 想象力与心理...
  • 想象力与心理...
  • 想象力与心理...
五星好书
   
  • 用什么做的呀?
  • 滚妈妈的一天
  • 想象力与心...
  • 想象力与心理...
  • 想象力与心理...
  • 想象力与心理...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首页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马淑艳:给心灵洒阳光的人——大卫·麦基
作者:皮克布克 发布时间:2021-04-13 07:28:17
分享到:

 


摘要:在艾玛系列绘本中,大卫·麦基创造的主人公是一只性情开朗、乐观、爱开玩笑的花格子大象艾玛。妙趣横生的故事,清新美丽的画面,艾玛“阳光”的个性,直让人以为大卫·麦基是个天生的乐天派。


在早期作品中,大卫·麦基致力表现的是生活中不可预料又难以逃避的意外,无奈与苦涩对童年、对小孩子,也并不网开三面。在一片太平、嘻嘻哈哈的儿童文学作品堆里,大卫·麦基与众不同。他深切地体察着童年的心灵,发掘出儿童的委屈与伤悲、迷惘与无助、与成人间难以逾越的沟通壁垒。他对儿童的认识具有相当的深度——儿童从来不是无知、好玩、可怜、易于愚弄的“小东西”,他们的敏感、聪慧、领悟力常常超过成人对他们的想象。

也许正因如此,大卫·麦基的风格后来发生变化。他的作品不再那么黑暗那么尖锐,生活中的遗憾与烦恼退居到图、文的隐蔽位置,大卫·麦基更多地寻找和呈现世界的温暖与晴美,愿意给每个孩子洒一点阳光在心里头。



大森林里有许许多多灰象,但只有一头花格子象,他叫艾玛,开朗、幽默,是大家的开心果。不过,艾玛也有苦恼:“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呢?”有一天,他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找到一种结灰色浆果的大树,用浆果把自己全身涂成了灰色,然后回到伙伴们身边。但谁也没察觉到他是化了装的艾玛,只把他当成是一头普通的灰象。

一开始艾玛还暗自得意,但时间一长,从未品尝过的没人注意的郁闷,让艾玛沉不住气了。他混迹在象群中间,眼睛骨碌碌,东瞅瞅、西看看。但还是没有谁注意他。大象们都站着,安静,沉默,麦基还用了一个妙词——“严肃”!哈哈,这个活色生香的词,让我大笑不止!

艾玛等啊等,就是没人发现他的“诡计”,终于,他再也憋不住了,“Boooo~!”放声大笑……

在这富有感染力的笑声中,灰象们立即知道,眼前的“灰象”原来是艾玛伪装的!也一只只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后来又发生了一个故事。

这是夏天的湛蓝湛蓝的夜。无边无际的夜空中,散落着一粒粒白色的小星子,月亮缺了,只是细细的一弯。视线往下落,是芭蕉啊,棕榈啊,竹芋啊,各种热带植物的浓黑的剪影。最下面朦朦胧胧的就是象群了,很多灰色的和一只彩色的,他们似乎都站着睡着了。

但是,蓝幽幽的夜色中包裹着某种莫名的神秘气氛,让人心里怦怦直跳: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艾玛等着其他大象渐渐睡去。然后,他悄悄地起来工作,很小心地不把其他大象惊醒。”

“在太阳升起来之前,艾玛完成了他的工作。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森林中的其他地方,趁天还没完全亮再去睡上一会儿。”        

那么,艾玛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呢?

翻开下一页,啊哈,出现了两只花格子大象!他们正在彼此问候:“早上好,艾玛!”

这是怎么回事呢?纳着闷再往下翻——

不得了,一夜之间,森林里的大象全变成花格子了!

 ——难怪艾玛忙到天快亮才合眼!

现在的问题变成——一群花格子中,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艾玛呢?

于是大象们去河里冲澡,是啊,把花格子都洗掉,就能发现艾玛了呀!

不过,麦基的包袱可没有这么轻易就抖完,他的精彩情节才刚刚开了个头——

洗完澡的象群吃惊地发现:它们全都变成了灰象!

那艾玛到哪儿去了?

这时,就有一头灰象不紧不慢地开口了:“我就是艾玛啊,你们怎么不认识我了?”“我的花格子被水洗掉了呢,要不我再下水试试,看看能不能将河水里的那么多染料重新染回到身上……”



众象都说好呀好呀,催促艾玛赶紧下水。艾玛慢慢游到河里去了,被树丛挡住了身影。不一会儿,它突然带着满身的花格子回到象群中!真是太神奇了!“艾玛回来了!艾玛回来了!”大家都兴奋得鼓掌。

 此刻,一个声音从河中树林间悠悠传来:“是说我吗?”

咦?那不正是刚才自称艾玛的灰象吗?

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他们忘了艾玛的花格子是永远洗不掉的!艾玛和那头灰象串通好了,又跟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艾玛这些关于颜色的玩笑启发了大象们,从此他们要过彩装节了!他们在身上涂上斑斓多彩的颜色、描出纷繁多样的花式,敲锣、打鼓、吹喇叭,这时花团锦簇中惟一的一头灰象就是艾玛了!

大卫·麦基的故事引人入胜,不过,即使不看情节,只是随手翻翻任意一张图画也颇为有趣。



《艾玛与风》中,能把一头大象刮起来的风,却并不让人感到萧杀,风中的植物,竟像水草在柔波里飘摇;山洞也不寂寥,被封在山洞里出不了门,可动物们聚集着,倒像开派对,山洞倒成了观看外面风中之景的窗口——蓝蓝绿绿的植物与水波在荡漾,风中飞扬着一片一片单只的叶子……

艾玛飞起来后,就更好看了,艾玛在头上飞,下面的观众除了歪着头的兔子,从水中向外张望的红鲤鱼,缠绕在树枝上的蛇,绿头白牙血红舌头的鳄鱼,还有托着腮帮的虎,以及留着1970年代发型的狮子,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编者按】因为心底有爱,麦基拿出来的作品是耐看的。像享受美味一样,我喜欢慢慢品尝。大卫·麦基对颜色有独特的感觉与心得。比如,他钟情蓝色羽毛的小鸟,蓝色鸟乃至蓝色鸟群在他的“花格子大象艾玛”系列中,频频露面。这个系列中,大卫·麦基最好看的故事也是与颜色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