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
   
  • 一园青菜成了精(熊亮)
  • 桃太郎
  • 小老鼠、小猫和小饼干:...
  • 小老鼠、小猫和小饼干:...
  • 小老鼠、小猫和小饼干:...
  • 小老鼠、小猫和小饼干:...
五星好书
   
  • 阿立会穿裤子了
  • 世界上最美丽的村子:我...
  • 两棵树
  • 傻鹅皮杜妮
  • 妈妈,买绿豆!
  • 驴小弟变石头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首页 ->专家谈绘本资料库
朱自强:《我的秘密朋友阿德》的心理学阐释
作者:皮克布克 发布时间:2017-02-25 17:25:53
分享到:



摘要:我是一个常常会觉得孤单的小孩。不过,我有一个“秘密朋友”,只要有他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他会帮我解围,安慰我,当我从恶梦中醒来时,他还会去拿书过来哄我睡觉。有时,我也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不过,他并不会怪我,而且,他照样会在我需要他的时候,随时过来找我。他是我的秘密朋友。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

 

丹麦批评家勃兰兑斯说过:“文学史,就其最深刻的意义来说,是一种心理学,研究人的灵魂,是灵魂的历史。” 我赞成勃兰兑斯的观点,并且曾经指出两点:第一,儿童文学的心理学是特殊形态的心理学,我把它称为感性心理学;第二,因为儿童文学比成人文学更为感性,因而更具有心理学的质感。

分析作为儿童文学的一种重要艺术样式的图画书,同样离不开心理学观点的考察,而对于《我的秘密朋友阿德》这样的作品,离开心理学的分析,必然不得要领。

 


故事的主角“我”应该是一个内向的孩子,“有很多时候,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她很可能缺少朋友,这一猜测来自大人带她去公园和在外面用餐时,她投向成群结伴的小朋友们的期待目光。但是,“我”自己的感觉却是,“不过, 我很幸运。我实在非常非常幸运,因为我有一位特别的朋友。”这个叫阿德的秘密朋友,“只要我遇到麻烦,他就会来帮助我。”关于阿德解决麻烦,文字里只写了两件事情,一是将被别人欺负的“我”解救出来,二是为从噩梦中醒来的“我”读故事,哄”我“入睡。当然,绘画也提供了其他解决麻烦的信息:两个人在黑暗中走钢丝,是阿德走在前面,并且向“我”伸出了鼓励、帮助的手。这个阿德是什么人?“我不能和别人谈起阿德。他们一定不会相信我,只会笑我。”阿德不能帮助别人,“他只是我一个人的朋友。”在书里,阿德是一只与“我”一样高的兔子。但是,阿德不是“我”的游戏玩具,这在一开始就有清晰的交代,阿德并不在那些玩具之列。

 


似乎不应该有什么疑问,阿德是小女孩儿“我”心中的一个隐秘的精神存在。对这样一个精神存在,如果用心理学的用语来称谓,它应该最接近于“自我”。美国心理学创始人威廉·詹姆斯说:“自我是个人心理宇宙的中心。”可以说,伯宁罕以《我的秘密朋友阿德》触及到了儿童,特别是性格内向儿童的心理世界中的一个重要现象。在作品中“我”与阿德是什么关系呢?心理学认为,自我具有二元性。在“我看到了自己”这一精神现象中,就有一个看的主体和一个看的客体。这是自我的两个方面。威廉·詹姆斯主张用主我(I)和宾我(ME)来区分自我的这两个方面。如果我们将伯宁罕作品中的“我”看做是主我(I),把阿德看作是宾我(ME),是不是有助于理解“我”和阿德的关系呢?这里要说明一点,心理学的“自我”(主我和宾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概念,不能完全拿来与作品对号入座。

 


乔纳森·布朗在《自我》一书中说,宾我是一个主观的心理现象,它指的是人们对于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是什么人的想法。作为宾我的阿德,其实是“我” 心理世界中的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显然比现实中的“我”更积极、更有力量。所以,“我”才会说,“只要我遇到麻烦,他就会来帮助我。”而事实也正是阿德在帮助“我”排忧解难。阿德是可以信赖的,这从阿德与“我”划船,“我” 那安闲、惬意的姿态可以看出,有了对另一个自己的信任,相信“我”的人生的船会行驶得很稳、很远;阿德可以给“我”带来光明和温暖——让从噩梦中醒来的“我”安然入睡的温暖的橘黄色并不是台灯发出的,而是来给“我”念书的阿徳带来的。

伯宁罕为什么把阿德画成兔子形象?我想这与“我”是女孩子有关,也与这个女孩儿的性格有关。兔子是温顺的,这正是“我”对另一个“自我”的心理需要。从阿德扎着的围巾和“我” 称其为“他”可以判断,阿德是男性,这或许也有因由,我能想到的是荣格将女性的内部形象的原型称为阿尼姆斯,而阿尼姆斯正是女性心理中男性的一面。

 


伯宁罕是自由教育学校——夏山学校的学生。读这本图画书,就像读他的《迟到大王》、《爱德华,世界上最恐怖的男孩》等作品一样,我依然会想到夏山学校。这次我的想象很具体。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在夏山时,把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作画的伯宁罕正在画画的身影,而他的笔下也许就出现过“阿德”。我这是在猜想,“阿德”是不是也是伯宁罕在童年时的“秘密朋友”。所以《我的秘密朋友阿德》只是伯宁罕所想象、体验到的一种心理生活,而不是心理学的研究。说这本书与心理学中的自我问题有关,但是伯宁罕丝毫没有图解概念。无论如何,在年幼儿童的心理世界之中, “自我”还是一个十分模糊的朦胧的心理镜像

 


尽管这个心理镜像模糊、朦胧,但不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对年幼的孩子来说,它是真实的现实,只不过它与物质世界的真实不同,是一种心理现实。伯宁罕深知这种真实的心理生活对儿童的重要性,才创作了《我的秘密朋友阿德》以及《迟到大王》、《莎莉,离水远一点》和《莎莉,洗好澡了没?》这样的作品。

 


小女孩儿“我”对自己的“非常非常幸运”这一感觉是正确的,因为拥有一个积极的、有力量的“自我”的确是人生快乐、幸福的根本保证。

 

【编者按】这本《我的秘密朋友阿德》就是一个孩子臆想出来的一个朋友,它不是真实存在的朋友。只是孩子大脑中想象出来的一个幻想性朋友,也许是孩子太孤独?还是孩子太喜欢幻想?所以,我们要从小正确培养孩子的健康积极的心态,理解孩子的情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