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
   
  • 环游世界迷宫
  • 蜗牛先生
  • 恐龙时代创意...
  • 儿童智慧百科...
  • 恐龙时代创意...
  • 恐龙100立体书
五星好书
   
  • 环游世界迷宫
  • 蜗牛先生
  • 恐龙时代创意...
  • 儿童智慧百科...
  • 恐龙时代创意...
  • 恐龙100立体书
一起读绘本资料库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首页 ->一起读绘本资料库
分享与独享——这是个问题!
作者:皮克布克 发布时间:2020-10-15 23:00:18
分享到:



摘要:《谁来我家》凯蒂和爸爸住在海边的一幢房子里,她喜欢这样的生活。然而,有一天,来访者玛丽带着她的儿子来到了她的家里。现在,凯蒂不得不和他们分享她的房子,她的玩具,她的散步,她的爸爸……来访者再也不会走了吗?

 


凯蒂和爸爸住在海边的一幢房子里。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就住着他们俩,所以凯蒂不但有自己的卧室,还有一间游戏室供她的玩具休息。就连他们那只叫伯爵的猫,也有自己的房间。当然啦,那不过是一个大橱柜,但伯爵对这个窝可知足啦。每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看电视。然后是睡前故事时间,爸爸和凯蒂轮流给对方读书。爸爸最喜欢听《好小子威廉》,因为他的名字叫威廉。凯蒂最喜欢听《凯蒂又来了》。

 


每天早晨,爸爸照料凯蒂去上学,给她准备午餐盒:周一和周五是奶酪三明治加一个苹果,周二和周四是火腿肠三明治加一个橘子,周三是花生酱三明治加一根香蕉。他为凯蒂做早餐,凯蒂为伯爵弄早餐:凯蒂吃的是半熟的水煮蛋,伯爵吃的是添加维生素的罐装兔肉。

 


和爸爸一起过周末最好玩。凯蒂为爸爸做早餐:一碗麦片粥和一杯咖啡。伯爵的早餐轮到爸爸来弄。吃完早餐,他们就散步去公园。凯蒂坐在公园的旋转椅上,爸爸用力地推她转起来。当她下来时感觉晕乎乎的,于是假装喝醉了酒,晃晃悠悠地一路走到海边。然后他们在那里静静地坐着。

 


有时,凯蒂会去看住在另一座城镇的妈妈。她把过夜的东西塞进包里:一件睡袍,一把牙刷,一套换洗的衣服,还有泰迪熊。她和爸爸便在周五放学后,搭乘火车去妈妈住的城镇。那里的火车站很大,人群熙熙攘攘。来到妈妈的公寓外面,凯蒂亲亲爸爸说再见,然后到门前踮起脚,按响丁零丁零的门铃。周日,喝完下午茶,爸爸就来接凯蒂,带她一起回家。除了偶尔与妈妈一起过周末,大部分时间凯蒂都和爸爸在一起——她就喜欢这样。

 


然而有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爸爸带来了新朋友,家里不再只是凯蒂和爸爸两个人了。“这是玛丽。”他说。玛丽笑呵呵的,凯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夸张的笑容。“还有,这是肖恩。”“来一颗吧?”肖恩请她吃糖。凯蒂平时除一日三餐外从不吃甜食,因为爸爸说那会吃坏胃口的,可是她觉得拒绝肖恩又不太礼貌。“啊!”是辣的!凯蒂把那东西吐到手上,它看着像糖,可是味道却像咖喱肉。肖恩咧嘴笑了,笑得也很夸张,都快赶上玛丽了。“这是整蛊糖。”肖恩解释道。“这很好玩吗?无聊!”凯蒂说。

 


不久,肖恩和玛丽成了常客。凯蒂不得不容忍肖恩各式各样的整蛊把戏。他会在盥洗室放上一块能把脸洗黑的香皂,还带来了橡皮蛇和橡皮蜘蛛。还有一种方糖,放到爸爸的茶杯里会变成粘稠的泡沫。“很好玩哪?无聊!”凯蒂说。伯爵对来客也没有特别的好感,尤其是对懒婆——就是肖恩和玛丽带来的那条杂种狗。只有爸爸,每次肖恩和玛丽来做客,他看起来都很高兴。周末变样了。两位客人也加入了爸爸和凯蒂的散步,还会一起去游乐场。他们吃着棉花糖,互相喊着说话才能听得清楚,因为那里的流行音乐放得震天响。坐上旋转木马或是幽灵火车,满耳更是叽里呱啦的吵闹声。

 


有个周末,肖恩和玛丽来家里住下了。玛丽提来了一个旧的大野餐篮子,里面塞满了衣服。肖恩背着一个磨得皱巴巴的帆布袋。肖恩睡在玛丽游戏室的那张空床上,懒婆在伯爵的房间也很自在。突然间,凯蒂和爸爸的大房子变小了。玛丽有很多衣服,好像比一整间服装店里的还要多:印花连衣裙、条纹半截裙、带点花花的短衫、拼色的长袖毛衣;蛇皮长靴、银色凉鞋、芭蕾舞鞋;五颜六色的贝雷帽,还有一顶扎着粉红绢花的大草帽。至于肖恩,他从帆布袋里掏出那么多的整蛊道具,有喷嚏粉、痒痒粉、一个橡皮荷包蛋,还有一只长满了毒疮的怪物爪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魔术师呢。“很好玩哪?无聊!”凯蒂说。

 


在这幢房子里,肖恩的整蛊玩笑和玛丽的衣服似乎无处不在。有时候,凯蒂觉得她自己才是客人,他们不是。一切都变样了。每天早晨,玛丽帮着凯蒂准备午餐盒,但她总是会弄错。周一她准备的是花生酱三明治,那本该是周三吃的,而且她没有给玛丽带香蕉,给的却是一个梨和一块巧克力饼干。玛丽还帮爸爸准备早餐,她似乎要用上所有的罐子、盘子和锅。在厨房的水池里和沥水架上,总是有一大摞脏兮兮的餐具堆得老高。她煎的荷包蛋也不软嫩,边上都焦黑了。

 


周末不再像是从前的周末了。玛丽和肖恩不像凯蒂和爸爸那样,只是简简单单地走到海边去散步。他们好像要把半个家都搬过去。他们带的食物几乎可以喂饱海滩上所有的人:一瓶瓶的汽水和酒、一保温瓶的咖啡、四条毛巾、一顶帽子、好几本书、防晒霜、水桶和铲子、一张桌布,还有至少一样肖恩的整蛊玩具。在去的路上,他们还在游乐场停下来,去玩了一通投币水果游戏机。玛丽坚持要请每个人都吃冰激凌。到了海滩,玛丽也不肯安安静静的坐着,只顾一个劲的和爸爸聊天、大笑。“爸爸,你看得到我看见的东西吗?”凯蒂在问。可是爸爸没在听。

 


凯蒂常常觉得回到家才能够放松下来,偷空上楼和她的玩具安静地待一会儿。可就算是这种时候,肖恩还会跑过来,要和她一起玩。“那到底是什么?”凯蒂看着他从袋子里扯出一个橡胶垫,忍不住问道。“这是屁屁坐垫。”肖恩解释说:“你把它吹足气,然后丢在椅子上。别人坐在上面的时候,就会发出一种最粗鄙的声音,你听都没听过的。”她用双手一挤,演示怎么把空气从垫子里逼出来。凯蒂脸红了,他说的一点都没错,那真是你能想象到的最粗鄙的声音。凯蒂跑去告诉爸爸,可是他正忙着要和玛丽一起出门。默里太太过来照看肖恩和凯蒂,她是一位做临时保姆的老阿姨,总是打发孩子们早点儿上床睡觉,好让她自己可以看看电视。“为什么我不能一起去?”凯蒂问爸爸。“只能大人去。”他说,还搂着玛丽。爸爸看起来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爸爸了。

 


凯蒂受够了。她不喜欢别人分享她的房子、她的花园、她的玩具、她的散步和她的三餐;她不喜欢别人分享她的爸爸。有一天,她就这样告诉了爸爸。第二天早晨,当凯蒂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她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房子显得很安静,空荡荡的。肖恩和玛丽站在门厅里,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要离开。他们亲亲凯蒂和爸爸,说声再见,然后出去关上了大门。凯蒂长吁了一口气,重重地靠在门上。“哎呀!”看着爸爸,她说:“真好,这房子又归我们两个人了。”

 


凯蒂觉得真好,每天由爸爸一个人照料她去上学,和爸爸一起读书、一起玩,只有他们俩。凯蒂觉得很开心,重新拥有了属于他们的周末。很快,生活就好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是的,几乎一样吧。伯爵重新占据了自己的房间,好像也很高兴。只有爸爸,似乎比往常安静了一些,有些心事重重。

 


渐渐地,凯蒂和爸爸的生活又回到了熟悉的轨道。可是有一天晚上,凯蒂的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大对头。她在游戏室玩玩具时,突然感觉像丢了什么东西。她检查了一遍,所有玩具都在。于是,她到每一个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搞清楚到底丢了什么。结果令人失望,她仍然一无所获。那天晚上,在和爸爸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她还在不停地想:到底丢了什么呢……

 


一直到第二天,爸爸提议:“去看看肖恩和玛丽吧,怎么样?”直到此时,凯蒂才意识到自己丢了什么。现在想来,有客人来一起生活也没那么糟糕。她还惦记着肖恩的整蛊玩笑呢,尤其是那个屁屁坐垫。有天晚上,默里太太过来做临时保姆,肖恩把那个坐垫就放在她坐的沙发上!凯蒂想念玛丽的笑容,还有她的那堆衣服,穿起来装扮逗乐特别适用。爸爸只有几件旧衬衫和几条领带,要用起来装扮实在太有限了。凯蒂明白了,她并不在乎他们过来分享她的爸爸,分享她的房子、她的玩具或她的散步,只要她也能分享肖恩和玛丽。

 


“好啊,”凯蒂说,“我们去看看肖恩和玛丽吧!”就在他们踏上肖恩和玛丽的花园小径时,凯蒂确信她给肖恩带来了一个惊喜——那天早上,她从一家整蛊商店买了一架很特别的相机,她要用它来给肖恩拍照。她会先说“请笑一个”,然后按下快门。它就会喷出水柱,正中肖恩的眉心。真想看看肖恩那时的表情,她都等不及了。

 

【编者按】分享与独享是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具体到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该如何迎接新家庭的成员呢?安东尼·布朗以超现实主义的手法精准地诠释了单亲家庭重组过程中复杂微妙的亲子关系,从忍受,抗拒,到最后正视自己,倾听内心的声音,寻找到真正想要的生活,这个过程对孩子,或者大人都不是一段易走的路。 《谁来我家》这本书中,所有这些超现实主义的绘画语言,都在配合故事情节的发展,揭示着凯蒂潜意识里的心理活动,把凯蒂的感受和情绪传达给读者。